主页 > 法制进行时直播 > > 胜者为王4 争霸

胜者为王4 争霸

来源:河北新闻网    2016-01-06 14:06 责任编辑: 小编

亲,您如果觉得胜者为王4 争霸这篇文章还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与您一起欣赏,点击这里复制分享地址,再次感谢您阅读本文章,本页下方有更多精彩内容,请您鉴赏!如果您喜欢胜者为王4 争霸这篇文章,请记住本站网址,以便下次阅读!

The winner is king 4
妮可·基德曼“凯斯·厄本是我碰到的最棒的汉子”

大洋新闻 时间: 2008-10-18 来源: 广州日报 作者: 王振国

妮可须要借《澳大利亚》抢救“票房毒药”的恶名。胜者为王争霸, 妮可死力掩护女儿不被狗仔队拍到照片。 跟阿汤哥的婚姻破裂之后,妮可没想到自己还会走进婚姻。 日前,被记者拍到跟丈夫去看戏的妮可,已经规复了窈窕身体。(CFP供图)

  妮可·基德曼

  凯斯·厄本

  是我碰到的最棒的汉子

  《澳大利亚》

  导演:巴兹·鲁赫曼

  

  主演:妮可·基德曼、休·杰克曼、

  大卫·温汉姆、布莱恩·布朗

  

  刊行:20世纪福克斯

  

  等待指数:★★★★

  

  剧情:《澳大利亚》(左图为剧照)的故事发生在二战前夜的澳大利亚北部,一个英国女贵族(妮可·基德曼饰)继承了一个面积相当于美国马里兰州大小的大农场,一个英国养牛富翁对她的农场虎视眈眈。不得已,女贵族和一个放牛的劣等人(休·杰克曼饰)一起赶着2000头牛穿越几百千米的无情荒野,其间还要面临日本人对澳大利亚达尔文市的轰炸……

  作为澳大利亚籍的影星,现在贵为好莱坞一线女星的妮可·基德曼行将在11月26日推出新作《澳大利亚》,这不仅是她对故乡的回报,更重要的是,因为档期之便,该片极有可能赚得盆满钵满,协助她洗脱“票房毒药”之称。

  日前,妮可登上11月号ELLE杂志“好莱坞年度风云女性”特刊的封面。在该杂志的访谈内容中,她谈到了和汤姆·克鲁斯当初的相遇、和现任丈夫凯斯·厄本在纳什维尔的田园生活,还有他们仅几个月大的女儿、桑迪·罗斯(Sunday Rose,意思为周日的玫瑰)。

  谈到照料重生女儿的心境时,妮可·基德曼开顽笑说:“没有人可以接近她。不然,我会变为保卫幼儿的母狮。”

  本报记者 王振国 编译

  新作

  影片结果很俏丽,拍摄前期,事业降落在妮可身上——她发现自己有身了。

  票房猜测:可能赚了档期的廉价

  “有一个话题我们会经常讨论,那就是回到很自然、很有家庭般的人情味的生活。那会使人感觉……感觉异常平稳。”谈及新片《澳大利亚》,妮可·基德曼也是以家庭生活作为开首,她扮演的脚色原来具有一大片牧场和平稳的生活。当然这部影片对她来讲,不仅仅是倡导一种生活态度那么简单。

  当初,《澳大利亚》的筹划刚一颁布,就得到了媒体和观众的密切关注。澳大利亚两位姓名中带“曼”字的妮可·基德曼和休·杰克曼的加盟,为导演供给了充足的力保。对于妮可来讲,现在的她已经不容有失,急需依附一部作品抢救自己“票房毒药”的恶名。

  在片中,妮可·基德曼扮演的英国贵族蜜斯萨拉·阿什莉具有一片俏丽的牧场,这块牧场的大小相当于比利时的国土面积。当地显贵诡计牟取她的地盘,阿什莉蜜斯不能不和粗暴的农场工人休·杰克曼一起赶着2000头牛横穿澳大利亚大地。两人之间不可避免地产生了恋爱,但那光阴军轰炸了珍珠港,太平洋战争发作,他们不能不配合面临日军对达尔文港的轰炸。

  虽然去年的《黄金罗盘》和《致命入侵》妮可·基德曼没有解脱票房毒药的魔咒,休·杰克曼的《珍重源泉》、《旅行者》也以票房失败了结,film公司不无担心《澳大利亚》的票房,但由于11月26日时上映的其他film都不是很强,业界猜测《澳大利亚》可能赚了档期的廉价。

  影片女主角因爱变得愚昧异常

  《澳大利亚》也是一部跟妮可爱女桑迪·罗斯同年出生的作品,产女之后,她在本年8月现身片场才把影片补拍完。片中的女主角也是跟妮可一样饱经沧桑,但终局并没有妮可荣幸——终究,妮可具有自己的亲生孩子。

  “她很容易遭到损害,很弱小。”谈到她扮演的英国贵族蜜斯萨拉·阿什莉,妮可的语气像是议论一名方才生产完的母亲一样,“在结识男主角之前她从没有过恋爱。另外,在那片大陆上的历险,终究令她学会了对他人的信赖。胜者为王争霸,虽然在此之前,各种变故都在熬煎她、试图把她击倒,没有一点正面的新闻,但最后她还是可以生存下去,就好像她根本就是从那片地盘上生长出来的一样,生生不息。”

  经历了9个月的拍摄期,这个film故事停止于谁也料不到的三角恋关系。“我的脚色这个女人终究对休·杰克曼这个牛仔爱得乌烟瘴气,因爱变得愚昧异常。但影片的拍摄过程很俏丽。原来,影片中的女主角没法有身,没有办法生出小孩。这跟我本人的情形一样。但在影片拍摄前期,一个事业发生在我的身上。”在这里,妮可说的是她在两次婚姻中的有身经历,之前一次在和汤姆·克鲁斯的婚姻中她有过一次流产,之后他们收养了两个小孩,“当时我想这就是我的命,虽然我被这些事情深深损害了。然后我们收养了贝拉和康纳。我并不贪心,但第二次成亲后上天又给了我桑迪·罗斯。这就是事业!”

  女儿

  我就像保卫幼儿的母狮,不让任何人接近我的孩子。我们没有把重生女儿的照片卖给杂志。

  自从知道自己有身后,妮可·基德曼就停息了自己的拍摄事情,在家放心疗养,直到桑迪·罗斯的出生。

  妮可·基德曼在采访中谈到自己41岁时做母亲的感受:“看着我的女儿,我内心想:哦,将来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在她身上呢?我觉得我的心在绷紧,我满身的肌肉也在绷紧。这种爱是俏丽的,但同时也为她的人生感到恐惧和苦楚。”但是,“我信任桑迪是必定要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她补充道。

  有传言说,桑迪·罗斯这个名字是随着澳大利亚艺人桑迪·里德起的。对此,妮可的回应是:“简直是荒谬。我们只是爱好桑迪这个名字。”应该还有其余缘由的,但妮可没有细说。“我就像保卫幼儿的母狮,不让任何人接近我的孩子。我们没有把重生女儿的照片卖给杂志。我们只想保存自己的私家空间。胜者为王争霸,”妮可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提高了声音,微微有点冲动。

  听说,丈夫凯斯·厄本在产房亲眼见证了女儿的出生。“这是我和他一起经历过的最俏丽的事情。”妮可·基德曼说,“当时还来了9个闺中石友。厄本和9个女友在产房陪着我。丈夫凯斯·厄本像掩护女儿那样掩护我。除去我父亲之外,他是我碰到过的最棒的汉子。他是一个忠实的魂魄friend。他给了我一个家,给了我完全的人生。”

  friend眼中的妮可·基德曼

  

  她是我的外星人。

  ——雪莉·麦克雷恩

  

  妮可产下爱女17天后,身体就规复得如少女般修长。在《家有仙妻》这部film里扮演她母亲的雪莉·麦克雷恩说,妮可·基德曼有着一种天使般的气质,她具有来自于天外的俏丽、聪明和坚固。雪莉·麦克雷恩把妮可叫做“我的外星人”——只有外星人能力在产后两周完全规复到未有身时的身体。

  

  对我来讲,她是故乡的意味。

  ——娜奥米·沃茨

  

  “虽然跟我们很熟识,偶然她仍然很害臊。”娜奥米·沃茨,这位一样来自澳大利亚的女星对妮可有这样的评价,“多是生成的吧。她总是给人那样的感觉,大伙在一处谈天,她不会立时顺应这处地方,但她会渐渐战胜。” 娜奥米·沃茨和妮可·基德曼还是十几岁的时候就认识了。当时她们一起去一个口试,两人都没有入围,但一起打车回家。后来,在洛杉矶她们变为了好friend,当时是上世纪90年代初,两人还是二十几岁的时候。“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大伙都被全部film工业敦促着长大,我们当中没有一个人是在家人身旁渡过,都被无穷无尽的事情摁倒在地。你会须要一个同亲人,她对我来讲就是故乡的一个意味。”

  

  她必定要从汤姆·克鲁斯的暗影中走出来。

  ——迈克尔·基顿

  

  跟妮可协作了《情深到来生》等片的迈克尔·基顿则说,1992年拍摄《情深到来生》之前妮可去口试的场景他影象犹深,她展现得不错,但“生活在汤姆·克鲁斯的大树影子之下,像是小草。”“但她必定要从这种暗影中走出来。”迈克尔·基顿说:“阿兰·阿尔金(曾出演《阳光小美女》)以为,在好莱坞,大家要问自己,你到底是要完美的个人生活、委曲上道的film生涯,还是要一种因陋就简的生活、伟大的film生涯?胜者为王争霸,如果你在这两种生涯中都很完美?偷着乐吧friend。我想,现在的妮可·基德曼是两者都兼有了。”

  前夫

  当时,没有人能阻拦我跟他成亲。当时的我为了情感悍然不顾。

  达斯汀·霍夫曼是媒妁

  “当一个女人想成亲的时候,不会在乎他人说的任何话。”

  从film《澳大利亚》现在颁布的视频中,观众可以看到妮可·基德曼装扮成贵族蜜斯的风姿。那一幕的background是1939年的澳大利亚达尔文市,她的家里装潢着镶花地板和中国灯笼,妮可·基德曼身穿亚洲风的鱼尾裙,海浪烫发上佩着栀子花。她款款走过人群,眼光好像是在找或人。休·杰克曼装扮得异常整齐,在人群中基德曼注意到他,两人眼光相聚,一起走向舞池的中心,在众人的注目下跳起了比根舞。

  《澳大利亚》中的这一幕、这种才子佳人的情形像极了妮可·基德曼本人的生活。作为澳大利亚演员,多年前妮可·基德曼从这个国家走出去。原来她接收约请代替茱利亚·罗伯茨出演《灵异空间》,但后来罗伯茨又回归了这部film。虽然筹划失,此次路程却令她有机会遇上了汤姆·克鲁斯。在她和达斯汀·霍夫曼一起拍摄《胜者为王》的时候,在新年前夜她和汤姆·克鲁斯秘密成亲了。而达斯汀·霍夫曼恰是和汤姆·克鲁斯协作《雨人》的那个人,这位他们配合的石友见证了全部婚礼。

  《胜者为王》的导演至今还在打趣基德曼说:“那天如果我不给他们放假就行了,他们就不会成亲了。”而基德曼对这个打趣毫无防备:“没有人能阻拦我的,当时。当一个女人想成亲的时候,不会在乎他人说的任何话。当时的我,就像1996年《淑女本质》我演的那个脚色伊莎贝尔·阿彻尔一样,为了情感悍然不顾。”

  离婚时,阿汤哥已经和克鲁兹在一起

  “我并非要扼杀跟汤姆·克鲁斯在一起的那段经历,很珍爱与他相处的那段时间。”

  后来,2001年,他们还是离婚了。再后来,看着汤姆·克鲁斯重新开始恋爱生活,妮可·基德曼内心很不是滋味。妮可·基德曼的friend劳伦·巴克说,她在拍摄《狗镇》时很不高兴。当时,阿汤哥已经和西班牙女演员佩内洛普·克鲁兹在一起了。

  离婚后的妮可·基德曼,没有想到她后来还能碰到相互深深相爱的人:“当我碰到凯斯·厄本时,我觉得人生才是完全的。胜者为王争霸,我并非要扼杀跟汤姆·克鲁斯在一起的那段经历。我信任汤姆·克鲁斯也有一样的感觉,他一定也觉得与凯蒂相遇,人生才美满。”

  妮可·基德曼表示,自己从没懊悔在22岁青春年少时就嫁给克鲁斯,与前夫在一起让她学到很多东西,她也很珍爱与克鲁斯相处的那段时间。虽然妮可坚称自己不懊悔嫁给克鲁斯,但记者问她如果她的女儿在22岁时决定嫁人的话,她会有什么反响,妮可笑说:“绝对不可以!”

  生活

  我现在住在田纳西州的一个农场里,我很爱好这里。我有一个菜园,种了大南瓜。

  纳什维尔是乡村音乐、棉花糖的发源地。现在,它还是桑迪·罗斯·基德曼·厄本的出生地。她的父亲是乡村音乐明星凯斯·厄本,母亲是好莱坞女演员妮可·基德曼。

  到底是什么令到一个好莱坞的顶级明星情愿来到纳什维尔这个遥远的地方过着南边式的家居生活?是这里丰富的食品,还是那双方种着白杨木的林阴大道?这里没有人是行色匆匆的,除非是刚劫完银行的强盗。

  “这里有很多好东西:炸秋葵、螃蟹蛋糕、甘薯,还有我最爱好的萝卜和黑莓。”妮可·基德曼正在吃饭,女仆手提着咖啡壶,问道:“妮可,要不要来杯咖啡?”“如果你已经做好了,给我一杯不含咖啡因的。”

  “我之前那段婚姻要面临更多世俗的事情,所以我现在挑选住在田纳西州的一个农场里,过着世外桃源的日子。我很爱好这里。我有一个菜园,种了大南瓜,大得可以拿去加入竞赛了。有这么大。”她边说边用手比画了一下。也许直径有两英尺吧。“我们没有去摘它,让它持续长下去。我们还有在树上熟的西红柿和玉米。我一直都妄想有个菜园。25岁在洛杉矶的时候我曾经有过一个小菜园,但那个太小了。现在这个大菜园里面长满了林林总总的蔬果。胜者为王争霸,人们来这里把蔬果摘回家。我们自己也是吃菜园里种的菜。这种感觉太好了。”



本文原标题胜者为王4 争霸,来源自网友的自发分享,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出现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请记住本站网址http://www.ycxczsgs.com/yulexinwen/20160106/76540.html,以便下次阅读!